高山扬波 清逸幽远——高波的山水画 - 众家评说 - 高波艺术家官网
<%=vtitle%>新闻动态

高山扬波 清逸幽远——高波的山水画

时间:2012-7-26  分类:众家评说  关键词:高波  来源:不详 
 

高山扬波   清逸幽远  

——高波的山水画

   在高波的作品中,不止一次地出现过新甫山。

  新甫山,是高波家乡一座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山。

   《诗经•鲁颂》云:

  泰山岩岩,鲁邦所瞻。

    奄有龟蒙,遂荒大东。

    ……

    徂徕之松,新甫之柏。

    是断是度,是寻是尺。

    此山在泰山之左,因极肖岱岳,又称“小泰山”。新甫因九峰环抱似莲花,又名“莲花山”。秦始皇东巡封禅驻跸新甫,汉武帝东巡中寻仙于此,以求长生不死,筑行宫,故又称宫山,至今遗迹尚存。史上释、道、儒竞相在新甫山说法布道,是三教合一的宗教活动盛地。

  新甫山苍松翠柏,山岩伟岸,峰高水长,雄阔秀美。去过的人都会情不自禁地为之动容,何况生长在这里的画家高波。每当打开高波的画册,顿觉人如行山上,眼前视野无限开阔,高山流水,松风柏鸣,沃野万里,村镇鳞次。故而,每当面对高波的作品,会让人豁然开朗,清气升腾,梦回故里,若入仙境。

  我的家乡也在这里,我们同饮平阳河水,怎么不会被感动?看着高波用心画的这些画,我能深深体会到他对家乡一山一水的那份笃深情感。

  高波的山水不但让人找到了封存已久的记忆,其苍秀、虚静又能让人心归净土,清雅、文气之意油然而生。尽管其形式变化多端,但品位、意境总能保持一种清高境地,格调高雅,画面新颖,气韵不俗。而用笔松动,墨气清新,毛而不乱,又多了几分灵气。我想,这应与新泰这片自古文士辈出,文化氛围浓郁的风水宝地有关吧。

  山水画本源出造化,因为被一方山水所感动,欲罢不能,才挥动笔颖,一一描绘。当人们读这些作品时,也才会被感动,记住这幅作品,记住这位给我们带来美感的画家。艺术的意义也在这里。画出感动自己的山水,而并不是自然的逼真描绘,因为它融进了作者的心里,融入了作者的体验、作者的理解、作者的感悟,当用笔墨表达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是赋予了一定意味的形式。苏珊朗格说,这种有意味形式我们称它为艺术。

  自然形式的描摹,经过一个时期的训练,掌握了一定的程式之后并不难。那么,为什么同样的山水画,技巧手法大同小异,画家画得也都很好,但有的感动人而有的不能呢?有的作品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人再三品读,而有的过目即忘乃至不欲再看一眼?因为它们品味不一,有上品者,有中品者,有下品者,还有不入品者。因为有品,才值得我们玩味。品味哪来?来自文心。

  尽管山水画来自自然造化,如果我们只是对景描摹,那也只不过是一幅地理地貌图,或者一幅立体的导游图。之所以是一幅画,是因为经过了一个味象的过程。所谓味象,是在观察和体味大自然的时候,心意与物象融合,在这个过程中感性的体验逐渐升华为对自然造化的理性认识进而与物通神,领悟天地之然之大道,然后意欲进行笔墨的书写表达。这时,艺术的创造诞生了。观察、领悟是“外师造化”,通神、书写是“中得心源”。如果前者更多的是直观感性的体验,后者则是已经赋予思想、文化的领悟,山水画与自然造化相比具有了人文的意义和作为一件艺术品的审美与文化价值。所谓“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像”。一般来说,形式感来自艺术的敏感,与一个人的天分有关;笔墨表达,则与一个人的文心——后天修养有关。

  高波所画山水,借着家乡这方山水的蒙养,先贤文气的滋润,天生的灵性,饱读诗书的阅历,和浓厚的文化艺术氛围,作品诗性闲雅,气息纯正,灵秀清逸。在如此浮躁繁杂的时代,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高波的画,我们可以从中品出三味了。正如喜欢他作品的朋友说的那样,社会节奏越来越快,工作又如此紧张,有时忙里偷闲站在高波的山水画面前,总可以找到一个味闲之所,安逸地平静下烦乱的心情,养养眼、养养心、养养神。尽管他们不能说出山水画的全部意义,但是我想,一幅作品能给人以如此审美享受,也确乎是得其所在了。而现实的情况是,并不是所有的绘画都能给人这样的感觉,大部分画作恰恰做不到这一点。能让人安心、养神,这是中国艺术的至高境界。

  高波的为人,一如其画,总是那么的悠闲、自在、自足。故而周围的朋友也乐于和他交往。尽管久闻高波大名,又是同乡,却多年未能谋面。所以,庚寅年相遇凤凰岭下,确乎有一见如故之感!因为他的作品早已深入我的印象。而画又如其人,这应了二千多年前古人的论断——“书,心画也”。

  高波早名于中国山水画坛,但并未局限于所取得的成绩,而是负笈京华,入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进一步深造,日前又在北京凤凰岭书院卢禹舜工作室精炼潜修,拓展大道。从他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导师卢禹舜的影响。卢禹舜作品所创造出的那种苍茫、深邃、博大、神秘,尤其是蕴含的一种未可名状的未来性,尚需几代人的解读。作品耐品与不耐品,是中国画品格高下相分的一个基本点。仅此而言,高波的作品可以说是入其正道了。

  新泰自古贤哲辈出,人文荟萃。时代的变迁,人们已不再倚重于文士,但却极热衷于墨客。新泰不仅是书画爱好收藏的盛地,也是书画名家的诞生地。这让人想起了清代“八家”活跃的集中地古扬州。从事美术史论研究,自然十分关注家乡的画家。新泰书画名家辈出,将来要作为一个整体现象进行研究。而高波,是我首先关注的艺术家之一。

  文末,寄言高波:

  清逸六朝风,幽远在竹溪。

  山高水长流,扬波传万里。

                            (辛卯大秋褚哲轮于京华西山凤凰岭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