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古人精魂 化自家云山——高波山水画意象解析 - 众家评说 - 高波艺术家官网
<%=vtitle%>新闻动态

炼古人精魂 化自家云山——高波山水画意象解析

时间:2012-7-26  分类:众家评说  关键词:高波山水  来源:不详 
 

冯旭: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博士

中国山水画的最高追求是境界,而境界的表现是由绘画中所构成的“意象”来实现的。所谓意象,既非具象也非抽象,而应是画家的视觉心象。因此说境界不可见,而意象可见。古人讲“立象以尽意”,“尽意莫若象”;又讲“得意在忘象”,“象不能尽意” ,“尽意莫若象”;

又讲“得意在忘象”,“象不能尽意”。正是这一不确定的模糊的绘画范畴,最能概括中国山水画艺术的本质特征。也因之吸引了一代代画人为“尽意”而竭尽心志,用画笔“立象”以展示其“生命的洪流”。青年画家高波就是其中一位成功的个案。

    一、“立象”不随时俗转

    读高波的山水画,不能不为他戛戛独造的意象之境所感动。当今中国画坛,繁荣热闹,鱼龙混杂。画家队伍空前庞大,但能留住人眼球的作品却不多。原因当然多方面,单就绘画本体创作而论,是跟时风导致的必然结果。笔者根据当下画家群体的生存状态及创作取向,粗略将其划分为三大类型:其一为“学术犁”,画家多在美院,边创作边教学兼研究,有固定的收入。其二为“浮世型”,多为“职业”画家,身份来历复杂,收入不稳定,多以入“美协”提身价为指归。其三为“综合型”,此一类多聚住画院,创作与市场联系较好。当煞,二种类型相互交错,其中角色互换不定;况且每一类型中又可分三六九等。此外,也有游弋十三种类~之间者。所谓“名家”,腮指可数就那么几个。画坛如股市,小鱼跟着火鱼游,一瞥作品,不是仿张三就是仿李四,惟独不见作者自己的身影,最终迷失在鱼群中而果大鱼之愎。象不立,意则无由爆;意无由爆,何以窥真象?高波对此有较为清醒的认识。

    从生存状态上分析,高波当属游弋于上面三种类型之间者,而从创作取向上看,他又属学术型。美术科班出身,且不断进修学习,以拓展眼界,提高心性。重要的是,他勤十思考,作画从研究人手。黄宾虹、傅抱石、潘灭寿等大家皆是由研究而获成功的典范。面对喧嚣的画坛,高波常常沉浸在冷静的思考之中。“三思难下笔,一技几成家”。他审时度势,琴量避开时人画风,而直取古人文脉。择经典佳构,学古人意象经营:十日一石,五日一水,老老实实作画。几年过去,人浪淘沙,别人还征东奔两窜,凶找不到自己而声嘶力竭,高波已是头角崭露。观其所作云山林泉,意向皆本自心源。走笔运墨,张弛从容,顿合占人法度。所以他的山水画给人的印象既古雅又清新。

    平心而论,从他的年龄和略带几分慵懒的举止上,看不出他是个吃苦之人;但是,从池这几年创作的数量和所取得的成绩看,着实令同时代的画人心生羡慕。这里除天分,动腩与善学应是他成功的秘诀。

    二、“尽意”不被占人迷

    分析高波的作品,所选题材不过古人惯常表现的树石云泉,而一旦组成画面则新意迭出。这正是他的高明过人之处。他不仅不为时人习俗所左右,也不为古人家法所障眼。而是探众喜之长为己所用。姚最在《续画品》序中云:“夫丹青妙极,未易言尽,虽质沿古意,而文变今情。立万象于胸怀,传千祀于毫翰。”绘画虽然本质精神延续古意,但形式却要随今人的理解而变化。这就晚明了不同时代的画家对自然何不同的解释方式,从而体现自己的风貌。赵子昂论书名言“结体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也是这个道理。面对古人经典,如何取舍?这是横亘于善学者和不善学者之间的分水岭。善学者会抄捷径轻松越过,不善学者则绕弯路或终生受阻隔。“世人但学兰亭面,欲换几骨无金丹。唯有洛阳杨疯子,下笔便到乌丝栏”。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面对兰亭序,多数人都是为王羲之写字;而唯独杨凝式是为白己写字。所以说,高波就聪明在:别人都在为当下“名家”们作画,而他却是为自己作画。不错,他选取的题材没有什么特别,山还是那座山,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只足时代不同了,人们观察方式和表现形式不同了。将经典的有生命力的东西取来为我所用,而舍弃腐朽的和无益于我的东西。这是善学者之所为。作为当代画家,聪明人自然不会放过中外一切对自己有益的观念和方法。道理很简单,多数人却不到,而高波做到了,且做得很出色。如:在材质上,他大胆地尝试用熟宣来表现写意手法。经反复实践,取得r任生宣上无法达到的意外效果。又如:征古人骨法用笔的基础上,融进一些肌理制作手法,隐迹以立象。对传统经营位置理沦和现代构成学原理进行比较综合研究;构图上,在回避古人惯常程式的同时,避开时下求大、求满、求黑的风气。与古今图式拉开距离,而求精致、丰腴、空灵、简远之意象。

    于此可知,高波善于熔炼经典词句作自家文章,陶冶古今万象以营造自家心象。所以他的画,古趣盎然,但又看不出是宗哪一家法,清新独运,义觉得根基白有筋脉。

    三、意象当求熟后生

    一座山头,两间瓦屋,几株小树,半纸云烟,便营造出似古似今的意象,而让人感悟到的则是非古非今的境界——这就是高波的本事。山水画中的一丘一壑,一草一木,一云一水,都是画家“立万象干胸怀”的众多的“意象”,是画家主体内心的情思借用自然景物的显扬,而不是自然山川的弄现。正是由这些“意象”群,组合成为完整的、流动的、满目生机的,具有深刻意境的山水画图象。

    “甫山”是高波山水中一再表现的题材。显然,画中的甫山已不是作者家乡那座自然山岭的再现,而是画家对家乡的主体情思的象征。自然风物经过画家内心的“涤除玄览”和“涵泳玩素”,最终转化为丰腴而简远的视觉心象。这是一个“意象经营”的过程,同时又是一个技进乎道的过程。因意象经营是靠笔墨来实现的。而笔墨必须求“得意”,欲“得意”须先求笔法。从张彦远的“得意”的笔墨观到董源那种“得意”的笔墨形态,可以得出结论:只有在成熟的心理定向的视觉经验中对笔墨形态的自由发挥,以及在画理规范中达到悠然自得,才可称之为“得意”的笔墨。也即只有逐渐由外住形式上的重复操运转入内在气质上的动势定型,从而形成回家个体的笔墨结构,直到笔墨能自由呼吸、元气弥漫,充分展现出艺术家的个性之美,使画面上个体的运动融合为整体生命的律动。只有达到这种程度,意象经营才能成功。所以,尽管高波在画中所用物象不多,但都苦心孤诣,求精致入骨,从深层挖掘并激活着传统。所以看他画中树石象古人又不是古人,生动鲜活呼之欲出。有时画面物象J-了,但云烟满纸“若恍若惚,其中有象”。可以看出,在他的心目中山水是有生命的灵体。有时,他全用色彩或色墨交融在纸上经营意象,那种感觉即非泼彩泼墨也非西画的构成,而是有意疏离刺激人眼球的色线型,在表现山水意象的微妙感动的同时,努力把欣赏者的神思引向悠远无际的大化。仿佛融进了牛生不息的宇宙之中,呈现出虚静空明的灵光。

    由高波的山水画意象,我隐约看到传统的个体“畅神”功能正在与净化升华群体的精神境界悄然结合一一种当代逸品山水画呼之欲出。

名家寄语

。  刘大为:用笔松动,气韵不俗,整体气氛好,画面新颖,就这样画。

。  龙瑞:书写性强,线条松动,气息好,墨气清新,画有东西,毛而不乱。

·  李宝林:用笔挺松,气息很好,画面文雅,画画很动脑子。

·  姜宝林:传统底子好,画面格调高,对整体把握能力强。

‘  张道兴:个性较强,感觉很好,坚持自己的画法。